网站首页 | | 专题报道首页
 
 
专题报道介绍

    随着医药的进步,细菌们也在不断进化、磨炼出抗药性。那么,假如真的出现了让现代医学束手无策的超级病菌,又该如何是好呢?或许,让尘封在进化史中的“远古兵器”觉醒,会是个不错的方案。 

    去年,美国传染病协会(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发起倡议,鼓励科学家们在2020年之前开发生产出10种能够扑杀多药免疫微生物的抗生素,而这些新抗生素的来源,往往来自于人类之外的动物们——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那些生活在不同的恶劣环境下、天生必须面对各种各样病菌的生物们,自然远比注重清洁的人类要来得顽强。不过这种研究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别的生物抵抗病菌的能力虽强,但这些抗体本身往往对人类有毒、无法使用,因此,科学家们试图从哺乳动物中寻找抗病能力强大的物种,以减少“排异反应”。 

    这时,有袋动物们就要华丽登场了——和其它哺乳类动物相比,袋鼠们早早就被产下,必须在“袋”中度过幼年,而这时它们自身的免疫系统尚未完善、无法对病菌们“对症下药”,所以就要依靠强大的杀菌能力来保护自己,早在多年以前,科学家们就发现了这一神奇特性: 

    沙袋鼠奶是一种神奇的乳汁,其杀菌功效比青霉素强100倍,它来源于沙袋鼠的育儿袋,是现成的,无需任何加工。澳大利亚的科学家们发现沙袋鼠奶可以成为自然界赋予我们的最万能的药物。 
  医生们认为,这种乳汁中含有某种成分,可以保护初生沙袋鼠在拥有自己的抗体前在母亲的育儿袋中免受疾病的侵扰,他们认为这种成分有朝一日可以保护人类免受MRSA之类的耐药超级细菌的侵袭。科学家计划从沙袋鼠奶中提取这种成分,将它合成为药物。 
  本·科克斯说:“沙袋鼠的妊娠期约为一个月,因此初生的沙袋鼠非常小。它们的确只能算是胎儿,其免疫系统非常不完善。”它们在100天前尚不具备产生抗体的能力,无法抵御感染。 
  “在这期间,小沙袋鼠完全依赖母亲的乳汁维生,我们决定对这—骱段的乳汁进行研究。我们发现了一种具有惊人杀菌能力的成分,可以对付一系列人类的疾病。” 
  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新的蛋白质 AGG01,具有很强的杀菌能力。他们认为它帮助小沙袋鼠在育儿袋中适应环境并抵御潜在病菌的侵袭。 

    科克斯的研究小组们通过分析沙袋鼠的基因组,找到了十四种抗菌肽(cathelicidin peptide)的基因代码,实验证明,它们确实能在不伤害人类的情况下杀死众多耐药病菌,不过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其中五种抗菌肽的基因十分相似,应该是从同一种原型进化而来,而这一远古抗菌肽,应该会有更广的适用范围。 

    科克斯等人从五种现有抗菌肽的基因中寻找相同、反推出了大约活跃在5900万年前——恐龙灭绝时代——的抗菌肽祖先基因,并成功地加以合成,“复活”了这一远古兵器。实验结果简直好得惊人:在七种多重耐药病菌中,它成功摧毁了六种,而其药效更比四环素等现代抗生素强上十到三十倍。 

    墨尔本Monash大学的科学家Damian Dowling评论说,远古抗菌肽能对现代超级细菌产生奇效,正是因为它的失落已久——就算当年的病菌们曾进化出对这种抗菌肽的抗性,在N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也已经和对手本身一样逐渐消失了。这样一来,分支出各种“专门”抗菌肽的原型,反而能够在晚辈们无力发挥作用的地方一展身手。


 
图片报道
华企立方技术支持 | 后台管理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